歡迎您來到南京文藝生活網!

首屆青山詩歌獎在南京揭曉

2017-09-30發布 /人閱讀

 

 

 

點贊生態文明,分享詩歌盛宴。2017922,由江蘇省生態文明研究與促進會、南京理工大學詩學研究中心主辦的江蘇省首屆生態文明詩歌獎(青山詩歌獎)頒獎會暨朗誦會在南京理工大學舉行。江蘇省生態文明研究與促進會理事長趙挺、副理事長丁興奎,南京理工大學藝文部主任周曉,數十名獲獎作者和200余名詩歌愛好者及觀眾來到現場。

本次詩歌大賽共收到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及澳門特別行政區的參賽作品2000余篇,經過嚴格的初評和終評,評選出金獎1名、銀獎2名、銅獎5名、優秀獎49名。獲獎者來自各行各業,年齡從8歲到80歲,包括少數民族和殘疾人作者。其中,甘肅詩人杜文輝的《與你同生》獲得金獎,江蘇詩人周新天的《喜鷹豹子》、傅榮生的《矮下去的大地》獲得銀獎,山東詩人陳長云、湖南詩人宋慶蓮和江蘇詩人李萍、王經濤、李強獲得銅獎,北京詩人李嘯洋等49人獲得優秀獎。

簡樸而熱烈的頒獎儀式開始了,在明快的音樂聲中,獲獎詩人們依次走上舞臺。金獎得主、甘肅詩人杜文輝是一位中學語文教師,因教學任務繁忙不能到場,杜文輝特意委托南京詩人束向紅代他領獎,并從幾千里外的甘肅靜寧縣第二中學發來了獲獎感言。在感言里,他祝青山詩歌獎如萬古青山,永葆青春。來自蘇北成子湖畔、長期堅持生態詩歌寫作的詩人傅榮生,則應邀在現場發表了獲獎感言。傅榮生深情地表示:“這次獲獎的不是我,而是我的詩歌;獲獎的也不是詩歌,而是詩歌里的意象。感謝故鄉這片土地給予我的滋養,藍天、野鷺,蒹葭、蓮藕,永遠是我歌吟的底色。感謝這個充滿詩意的時代!”把現場氣氛推向高潮。

宇宙只有一個地球,人類共有一個家園。“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已然成為時代的共識,也是詩人歌詠的主題。當進入獲獎詩歌朗誦環節,觀眾們靜靜合攏內心,讓眼睛和耳朵帶上靈魂,去追隨詩歌的翅膀飛向遠方。在快節奏的現代社會中,我們如何重返“詩意棲居”?青年女詩人朱凌以其獲獎作品《浮塵之上》作了回答:“童年時/遠處有一望無際的田/和湛藍瑩亮的天/像母親澄澈的眼/醉人心田……白馬過隙間/良田已遷,稻香漸遠/處處都是樓宇林立,鱗次櫛比/天空不再湛藍/似有浮塵蒙上了母親的眼”,朱凌的朗誦情感真摯,靈氣四溢。這次應征的詩歌作者中,年齡最小的是8歲的二年級小學生亓夢喬。他聲情并茂地朗誦了自己創作的《知了問答》:“夏天來了,天氣熱了,/窗外的知了聲聲叫了。/知了知了,催我讀書,/聲聲鳴叫,都是號角。/知了知了,把我提醒,/從小做個好學寶寶……”這個8歲男孩的憨厚、認真,萌態可掬,收獲了觀眾席上的陣陣掌聲笑聲。

南理工二月蘭詩社的同學們依次登臺了。他們首先朗誦的是南京殘疾女孩王憶的《我在碧山星空下》:“今夜的星空格外明亮/這是雨后放晴的晚上/我在碧山的星空下/看繁星為村莊/穿上華麗的衣裳/碎石小徑間沒有燈塔/卻能把心路的光照亮”,浪漫唯美的境界,引人遐思;王憶本人坐著輪椅來到現場,觀眾們對她投以熱情的注目禮。“多年前,風光不知愁,我也不知愁/在原野深處/阿媽搖著慈悲的轉經筒,繞湖朝圣了幾千年/春水不知愁,我也不知愁/在故鄉心畔/神山與圣湖相愛,不問前世,不求來生/分娩出每一條奔騰不息的大河,分娩出每一座萬物生長的山脈”,這首暨南大學藏族學子裁清塵(羅藏尖措)的《遠去的原野》,一唱三嘆,讓人油然想起一代情圣倉央嘉措的詩風。接下來同學們朗誦了李強的《淀山湖上的月亮》、李萍的《存在·在雪人中找到了我》等。一首首生態文明的詩篇,引人讀懂自然的真、生態的善、和諧的美,從獲獎作者對生態文明的吟唱、對生活的思考、對綠水青山的關切和愛的傾訴中,現場觀眾感受到了一顆顆美好而沉思的心靈。

湖南土家族農民女詩人宋慶蓮,用簡潔明澈而接地氣的筆法,低吟生態文明之詩,淺唱綠色大地之歌;《一棵樹在風中喧嘩》表述了她的情懷:“一棵樹/生長百年亦或千年/它離我的家不遠/我聽得見,葉子在風里喧嘩/它聽得見,村莊里的雞鳴狗吠/還看得見,瓦背上早早晚晚/升起的炊煙在云朵上/被風吹散”。的確,詩以言志,歌以詠言,生態文明,雕形塑魂。一首首參賽詩作,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意象生動,給人美的藝術享受。陳長云的詩作《寶石藍》感慨:“寶石藍,已如藍寶石一樣珍貴”,則呈現出格言警句般的藝術魅力。

杜文輝的《與你同生》,是一組寫在山水間的雋永的生態文明詩篇,也是一篇撥動心弦的生命啟示錄:“雪地上兩只烏鴉/像兩個污點//當我想/我也是一個污點時/向它們靠近/它們小心地離開//它們紅嘴  紅足  黑身子/像剛從煙火中來/而它們潔凈閃亮的翅膀/被雪一洗再洗//這么寥廓的冷和大/它們沒有家/而為什么那么優雅”,語言平實有力,如鐵鉤銀劃。周新天的《喜鷹豹子》仿佛營造了一個有關生命、生活、生死的寓言:“平原之上,穹頂之下/再也看不到喜鷹豹子/低頭默算,老鷹離去/足足三十年”,迸發出時代力量和生命呼喚。“秋風/把光陰/往古典的詞賦里/按了又按//一枚銀杏葉/從旁邊飄過/他逼我交出/吟誦過的花朵/和蔥蘢的句子//面對漸漸/矮下去的大地/我的緘默/如一尊青銅”,傅榮生的組詩《矮下去的大地》,句式簡潔,言近旨遠,發散著靜謐空靈的東方美學風韻。

天地有詩,生態有愛,一路追夢,遍地花開。不知不覺,頒獎會和朗誦會結束了,觀眾們仍意猶未盡,沉浸在美好的回想中。生態文明關乎人類福祉和民族未來。江蘇省生態文明研究與促進會理事長趙挺認為,在生態文明建設中,應高度重視生態文化的啟蒙、普及、教育和宣傳;詩歌是大眾喜聞樂見的文藝表現形式,它通過情感的抒發宣揚人與自然和諧的文明理念,對于激發人們呵護環境、保護生態,自覺走生態文明之路起著重要而獨特的作用。南京理工大學詩學研究中心主任張宗剛博士指出,正值中國新詩百年誕辰之際,青山詩歌獎這樣一個嶄新獎項的誕生,其意義不容忽視。  (趙昌方  薛皓琦)

 

 

 []

金獎:杜文輝《與你同生》頒獎辭

杜文輝的組詩《與你同生》,寫蜜蜂、燕子和烏鴉,寫麻雀、玀玀和驢子,以及蒼蠅與大甲蟲等,情態逼真,意象生動,自然妥切,反常合道;其筆法簡樸有力,如鐵鉤銀劃,入木三分。詩人高屋建瓴地審視天地紅塵,語言平實而富造詣,充分做到了以簡馭繁,仿佛太極生兩儀、四象生八卦,至微亦至大,寫物兼寫心,以陌生化的組合和口語化的風格,呈現思想,袒露靈魂,寄寓著悲憫和浩嘆,發散著神性和慈悲。詩作頂禮自然,叩問人性,氣定神閑地描摹人類生態的鏡像,傳達出繁華時代孤獨者的歡歌,彰顯不同流俗的異質之美和理想風懷。

 

銀獎:周新天《喜鷹豹子》頒獎辭

作為向《詩經》致敬的文本,周新天的《喜鷹豹子》開篇即用疊句,一唱三嘆,反復吟詠耕種和田野,表達了對勞動的依賴,對土地的眷戀。同時這也是一首向大自然致敬的詩篇。“喜鷹豹子”是農家對老鷹的愛稱,詩人并未點明老鷹能捉田鼠、保護老鷹即是保護生態,而是讓一切盡在不言中,通過人類對老鷹離去的懷念,表達了對生態的憂思。全詩運筆質樸,視點獨特,大巧若拙,灑脫利落,有效拓寬了現代詩在當下的寫作維度,讓傳統的詩學路數煥發生機。

 

銀獎:傅榮生《矮下去的大地》頒獎辭

風吹草低見牛羊,青山綠水是原鄉。面對矮下去的大地,他把光陰往古典的詞賦里按了又按,返回夢中的桃源;看到閑下來的耕牛,他吹響牧笛,喚醒日漸消瘦的炊煙;他視一草一木為親人,他用一唱一嘆作祈禱。傅榮生的組詩《矮下去的大地》,寫牧場、耕牛、油菜花,筆法婉轉,修辭得體,句式簡潔,言近旨遠,發散著靜謐空靈的東方美學風韻,雖皆為短章,卻自有鳶飛魚躍的氣象。詩人善于擇取簡單的事物,發掘自然景象內部的隱喻和涵義,生成強烈的畫面質感,神完氣足地勾勒出主體豐富的內心世界。

 

獲獎名單


  

 

關閉本頁面>>

11选5胆拖复式价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