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來到南京文藝生活網!

《繡春刀》“秀”錯了服飾? 南京服飾史學家發現“金馬獎”最佳造型的破綻

2017-07-31發布 /人閱讀

  日前電影《繡春刀Ⅱ》上映,觀眾先前已寄予了很大的期望,由于《繡春刀》第一部上映后反響不錯,還斬獲了第51屆“金馬獎”的最佳造型設計獎。按照劇情,《繡春刀Ⅱ》是《繡春刀》的前傳。影片的背景是明末天啟、崇禎時期,閹黨盛行。圍繞這一時間段的歷史,影片進行演繹。為了突出時代特點與人物的職業特性,影片在明代錦衣衛典型著裝與配器——飛魚服和繡春刀上下了些功夫。可以說,電影人對于造型與道具的選擇頗為用心,竭力還原歷史,然而百密一疏,還是被服飾史學者黃強發現了破綻。

  

錦衣衛飛魚服不以服色標等級
  黃強介紹說,按照《明史·職官志五》記載:“錦衣衛掌侍衛、緝捕、刑獄之事……朝日、夕月、耕耤、視牲,則服飛魚服,佩繡春刀,侍左右。”注明了錦衣衛的著裝與配件——飛魚服、繡春刀。
  《繡春刀》系列影片突出了飛魚服與繡春刀,按照服裝設計師的說法,他們在錦衣衛的職業制服飛魚服上下了大功夫,按照歷史記述設計,考慮了人物級別千戶、百戶、總旗,在飛魚服的服色上有所體現。總旗是黑色飛魚服,百戶是銀白色飛魚服。從設計師的角度,以服色來區別官員品秩高低是一種慣例,古代服飾從隋唐開始實行品色制度,即以不同的服飾顏色標出官職高低。但是,電影在飛魚服的服色運用上則與史實并不符合。

 

飛魚服在明代分為兩種情況穿戴

  第一種情況屬于賜服,歸為蟒衣紋一類。所謂賜服是指皇帝賞賜的服飾,與蟒衣、斗牛服同屬顯貴之服,非特賜不能穿。飛魚是一種頭如龍,魚身一角的動物,形制類蟒。飛魚服是僅次于蟒衣的一種顯貴服飾,一般不可得。正德年間,明武宗喜歡亂賜服,平時不易得的蟒衣、斗牛、飛魚服大量賞賜臣子,武官自參將、游擊以下,都得飛魚服。
  第二種情況:飛魚服成為錦衣衛專用制服。據史籍記載,錦衣衛堂上官服為大紅蟒衣,飛魚服,戴烏紗帽,束鸞帶。意思是錦衣衛的飛魚服是大紅色。在明代《出警入蹕圖》繪畫中,已經描繪得很清楚,在紅色的飛魚服外罩有鎖子甲等軟甲,并沒有黑色的飛魚服。電影中的飛魚服服色以黑色為主,給人冷酷、嗜殺的感覺。盧劍星升任錦衣衛百戶之后,飛魚服換成了銀白色,與黑色形成強烈對比,視覺效果明顯。
  然而,歷史上的錦衣衛飛魚服不是黑色,也沒有銀白色,而是紅色。出土的飛魚服實物,由黃色錦緞織成,也沒有白色的飛魚服。錦衣衛不論千戶、百戶,還是總旗,飛魚服都是一樣的,著紅色飛魚服。官職差別在配飾牙牌上。隋唐時期官員在官服之外,佩戴魚袋,金袋、銀袋。但是明代取消了魚袋,換用牙牌。
  隋唐時期魚袋是官員等級的標志,到了明代,牙牌一方面是官員職務、所屬的標志,另一方面也是通行證明,相當于工作證、通行證。
  黃強說,電影中的飛魚服與歷史上的飛魚服有很多不同。除了前面說的服色,還有其他的不符合之處。飛魚服胸前繡有大飛魚紋,兩肩部繡有飛魚紋;下裳中間繡飛魚紋,兩側繡小飛魚紋。下裳類似褶子裙,前后有七褶。電影中的飛魚服加入了類似戎裝的軟甲(皮革)保護,局部軟甲,與飛魚服連接在一起,手臂處裝飾性護甲,并不是《出警入蹕圖》的整體鎧甲。從歷史圖畫中分析,飛魚服是織錦料,上面繡有飛魚紋,并不鑲嵌、縫合皮革、泡釘等軟甲;出于防護的需要,在飛魚服外可以穿戴鎖子甲等軟甲。

 

錦衣衛指揮使權力很大

  飛魚服是錦衣衛的制服,也顯示出錦衣衛地位的崇高。錦衣衛全稱錦衣衛親軍指揮使司,在明代與東廠、西廠、內行廠同屬特務組織,合稱廠衛。不同的是廠的頭目,都由司禮監太監掌控,是內廷的特務組織;錦衣衛原為皇帝內廷親軍,皇帝衛隊,成立于洪武十五年(1382)。
  錦衣衛長官指揮使由皇帝親信心腹擔任,正三品,因為系皇帝心腹,權力很大。在服飾等級上也超越其他官員,享受特殊待遇。明代官員常服著補子,以補子圖案加以區別。

(來源:現代快報)

關閉本頁面>>

11选5胆拖复式价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