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來到南京文藝生活網!

文藝評論|張永祎:法庭內外寫春秋,至剛至柔顯擔當——評電視劇本《維權使者》

2017-08-01發布 /人閱讀

  許多人通過自己的職業生涯擴容了人生的體驗,揚州律師王慧駿卻從這里舉步,繼續前行,邁向文學的路徑,致使塵埃落定的案件在心靈深處再掀靈感狂飆,波洶浪涌,壯闊不羈,不斷演變成層層疊疊的律政文字,寫出了《為你活著》、《為你辯護》、《燃情波爾卡》等較有影響文學作品。作者努力將個案代理的耳聞目睹和維權過程的遷想妙得,凝聚到權利義務關系的實體和程序之中,急切地發動起縱橫捭闔的想象力和妙筆生花的創造力,讓法律思維登上文學山峰,讓律師實踐變成視覺意象。最近由江蘇文藝出版社出版的電視劇本《維權使者》,又是“律”譜新篇,“師”說新語,打開了行色匆匆的繁華“外景”,也透視了波瀾壯闊的生活“內情”……
  劇作迎面向我門走來的是省城某高級律師所的律師群體像以及在案件代理中漸行漸近的其他律師的眾生相。這里有我們熟悉的關杰、蘇芬、勞娜等,還包括吳家權、劉旗、章吉、于敏等,他們并不如人們想象的那樣,只是衣著光鮮,坐騎豪華,財務自由,風光無限,作為法律服務的從業者,他們崇尚法律,忠誠法律,遵守法律,執行法律,始終把依法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作為自己職業的最高使命。為了履職盡責,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去捍衛人的尊嚴、獨立、正直和權利。他們常常受托于憂煩情急之際,論證于是非曲直之間,往返于法院律所之途,專注于錙銖必較之上,爭取于權益毫厘之差,協調于各方進退之中……
  對于當事人來說,面對強勢主體的傲慢與偏見,許多時候會以為民事訴訟趨于渺茫單薄的失望,通過司法救濟的剛性渠道和根植法律的深厚偉力,伴隨著審理過程的激濁揚清,慢慢地變成了清晰可見的希望,許多律師恪盡職守,盡心盡責,善于從依據、證據、實據方面發現了起死回生的新曙光,喜出望外,悅從心來,是許多當事人溫暖而深切的記憶。金牌律師關杰就是他們其中的杰出代表,在他的身上激蕩著最為純粹的法律精神和激越有力的職業操守:透過唇槍舌劍、所向披靡的法庭交鋒,你可以看到責任擔當,不辱使命;透過雌雄難辨、撲朔迷離的戳穿假象,你可以看到敏銳機智,遠見卓識;透過嫻熟詢問、精準質證的訴辯技巧,你可以看到思致縝密,經驗老道;透過出奇制勝、力挽狂瀾的意外翻盤,你可以 看到磅礴氣勢,義薄云天。應該說,作者在這個人物身上傾注了無限深情,通過疊加、重影、裂變、提純,寫得有聲有色、有血有肉、有板有眼、有滋有味,既表達了對至高無上法律規范的敬仰和遵循,也體現了對忠于職守、俠情義膽的欽佩和放歌!當事人是法律服務的需求者,律師是法律服務的提供者,當事人是顧客,“顧客是上帝”,需求方的請求應該得到重視,但供給側的引導也至關重要。許多屬于法律的問題走進了法律的程序,還有許多不屬于法律的問題,也走進了法律的程序,對于律師來說,不僅要幫人打贏官司,還要助人分清是非輕重,如果只幫人打贏官司,卻沒有解決問題,那么贏得官司意義何在?因此,對于那些需要通過訴訟解決的問題,要通過訴訟解決,那些不需要訴訟解決的問題,也沒有必要通過訴訟解決。關杰代理過許多案件,他不是為打官司而打官司,始終把當事人的真實動機看得比贏取官司更重要,這是他不同于一般律師的地方,也是他高于一般律師的地方。比如丈夫肖晨向法院提出和妻子施樂離婚,通過與他們的交談,關杰敏銳地發現他們之間并不存在感情破裂,只是妻子比較任性強勢,丈夫因此倍感壓抑,打官司表面上好像是為了解除婚姻,實際上是借此強調自己不可或缺的地位,關杰找到了癥結,然后對癥下藥,因勢利導,順勢而為,積極播撒法律的陽光,細致修復失和的心靈,強化彼此的理解和融通,最終彌合了他們之間的裂紋,重歸于好,花好月圓。
  講述律師的故事,凸顯律師的鏡頭,展現律師的生態,聚焦律師的行為。證據是律師的利劍,道德是律師的準則,公平是律師的尺度,正義是律師的生命,在莊嚴的法庭之上,他們追求的唯一目標就是事實,就是真相!在這片司法的天地里,他們肯定會遇到各種各樣難以預料的情況,風云突變,波云詭譎,也是常有的事,通過堅守法律與規避法律的比拼和較量,進一步打開了劇作的視野,進入更為廣闊的領域,通過塑造不同當事人的價值取向、個性色彩、行為模式,進而揭示出背后的生長環境、文化背景和社會成因。湯琴訴維明市政公司施工損害案,案由是被告在施工路段沒有設立安全警示和防護欄,原告深夜騎車下班,跌落深溝,導致多處骨折,下肢癱瘓,這個案子法律明確、事實清楚、證據確鑿,但進展好像沒那么簡單,在法庭上被告出其不意地拿出了《諒解補償協議》和已向當事人付了20萬款憑證,也就是說他們與當事人達成了和解協議,而作為案件的代理律師關杰卻對此一無所知,情節因此急轉直下,關杰連忙向法庭申請了解情況后再到庭作答。原來是孩子要出國留學急需學費,湯琴誤以為先拿20萬之后還能陸續獲得賠償,被告卻將此作為一次性賠償的結果提交法庭,關杰認為接受被告所認同的結果,不是湯琴的真實意思表示,當庭就拿出現場錄像為證,最終還是為當事人爭取到了應得的各項賠償費用65萬元。許多案子在庭內“交火”只是冰山一角,庭外“交手”才是冰山主體,有的強勢主體主觀惡意明顯,為了達到不法目的,挖空心思,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以致弱勢主體常常被忽悠,被利用,被誘導,甚至變得無還手之力,這時律師挺身而出,出手相助,仗義執言,力排他議,不僅體現出律師制度的重要性,也體現維護法治的緊迫性。問題是當律師成為案件的支撐點,也意味著可能成為人生安全的危險點。不是嗎?那個消失多年的秦成鋼突然找來,直接將刀架在關杰的脖子上,責問為何無端宣告他死亡?這是法律規定,連續4年生死未卜、杳無音訊者,就可以申請宣告死亡。關杰繼續沉著冷靜地告訴他,如果人還活著,可以申請人民法院撤銷死亡宣告,其配偶尚未再婚的也可以自行恢復......這種突如其來的劍拔弩張,震撼人心的并不是案件本身,而是案件背后延伸的那些亟待解決的現實問題。因此對于律師職業的崇高和敬意,作者沒有停留在一般意義上的表層解讀,而是通過描述種種潛在的矛盾累積和隨時可能遇到的不測風險,進一步來找準他們維護公平正義的人生定位和社會價值之所在。
  談到律師,人們的第一概念就是打官司,兩者之間確實可以劃上等號,隨之而來的工作場景就是法庭調查、法庭辯論、法庭筆錄、法庭宣判等,沒見過,新鮮,見多了,就重復,老重復也就沒什么意思了,因此打破這種單一性的格局,就成了當務之急,作者對此也深感局促和不安,在這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幾乎使盡渾身力氣,全力打開封閉性的敘述結構,置身于目不暇接的山陰道上,琳瑯滿目,五彩繽紛,開啟不同模式,旋扭多種切換,想方設法變幻著陌生化的設計,著力激發起人們源源不斷的濃厚興趣。首先,通過多種類型增加新鮮感。這里不僅有公民的健康權、肖像權、繼承權、婚姻自由權、撫養權、著作權,還涉及到可能為人們所忽略的隱私權、人格尊嚴等權利。這些權利與百姓生活的休戚相關,離我們很近,所以案件一來,我們入戲很快,代入感也非常強,在潛移默化中獲得的感悟和熏陶也比較多。其中隱私權最為人們關注,包括個人信息、私人活動及私人領域三大類,其中私人信息屬無形的隱私,也是隱私最主要的表現形式。這里面包括明星的私生活被爆光與網站引起引起的訴訟案件,也包括普通因信息被無端泄露帶來的煩惱。通過這些案件的依法處理,對我們如何保護好信息,以及信息被非法利用后如何維權,都是很好的示范和普法。其次,通過多重變局增加懸念感。每個案件的不同特點,都被有效地納入不同的藝術構思之中,銜接、過渡、遞進、變幻,起伏綿延,山外有峰,局中有局,局外有局,破局變局,變局解局,解局結局。被告人葛紅因“小三”許亞萍介入,導致與丈夫離婚,一直耿耿于懷,懷恨在心,終于找到機會,當街羞辱許亞萍,不僅拳打腳踢,還剝光了衣服,這已構成了侮辱罪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這時自訴人許亞萍與葛紅丈夫是否在離婚前有不正當關系,就成了被告人葛紅主觀惡性認定及量刑幅度的關鍵因素。許亞萍想利用法庭幫她出出這口惡氣,因此很希望法官采信有利于自己的證據,于是通過代理律師勞娜約請審理法官徐建吃飯。這時徐建正期盼著贏取勞娜芳心,就以為這是兩個戀人之間的請吃,沒想到成了法官與代理人之間的吃請。紀律明確規定法官不能接受當事人的宴請,同樣也不能接受當事人代理人的宴請。徐建因此被舉報在審理許亞萍自訴案件過程中有不當行為而被紀檢部門約談,待許多問題查清楚并得到證實以后,他們發現從吃飯、送錢、開房、舉報等,這一切都是許亞萍一手操辦的,再進一步追蹤下去,發現許亞萍與葛紅原來也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雙簧演員,配合默契,最后證實在這兩個女人背后的導演,就是多年前被徐建依法判刑的片警杜林。葛紅是他的前妻,許亞萍是他的情人,杜林出獄后不思悔過反歸罪于法官,于是就利用她倆聯合上演了這出惡意栽贓的鬧劇。三是通過多種角度增加豐富感。代理律師習慣于從旁觀者的角度看問題,因而比較準確客觀,問題是代理律師作為普通人,也會遇到這樣那樣的法律問題,一旦自己成為當事人以后,就很難有作壁上觀的冷靜、客觀和理性,這時作者巧妙地引入私秘化的審視,細致洞察和深入體驗人物復雜的內心世界,通過這種角度的轉換,維度的添加,深度的挖掘,溫度的提升,表達層次就變得更加豐富,立體效果也更加明顯。吳月與關杰離婚,主要障礙是收養患有白血病的女兒關婷,她認為只要排除這個障礙,他們感情并不存在問題,于是吳月慫恿孩子在澳洲的外祖父和外祖母將關杰告上法庭。關婷是大學同學季風去世前的托孤,因當時找不到其他家人,關杰就只好自己撫養,問題是關杰只是繼父,又沒有合法的收養關系,孩子的外祖父和外祖母作為有能力的法定監護人,提出變更關婷撫養關系的請求,肯定會得到法院的支持,但關杰對此無法接受,竭力援引《收養法》關于“孤兒或者生父母無力撫養的子女,可以由生父母的親屬、朋友撫養”的規定,強調撫養人與被撫養人的關系不適用收養關系。明知這是在強詞奪理,但作為血肉之軀,他也無法擺脫變更關系的切膚之痛!孩子是同學托付給我的,我交出去,怎么能對得起同學的信任之情?另外,歷經許多坎坷磨難,好不容易凝結起來的父女情深,又怎么能夠生生割斷呢?對此作者刻意放緩了節奏,好像用慢鏡頭去特寫人物的情感,通過放大式的細致刻畫,讓一舉一動、一絲一毫都變得真實自然,感人至深。作為法律人,關杰深知,法不容情,情難違法,他最終還是服從了法律,學會放手,讓關婷回到了那個更適合成長的充滿親情的世界。
  從律師的身份疊加和雙重生活來說,法庭之內,有律師的準則,法庭之外,也有律師的生活。他們除了擔當代理人的職業生涯外,還有自己悲歡離合的人生際遇和酸甜苦辣的心路歷程。作者通過時空交錯的方式,不時切入情感的領域,小河彎彎,奔流不息,偶爾也會遭遇澎湃激情,擊起朵朵晶瑩浪花,呈現出堅硬身影背后的溫情柔軟:關杰在離婚以后,感情一直處于空白狀態,隨著蘇芬的再度出現,心中也蕩起了愛情的波瀾,但一直隱藏著自己的情感,心心相印卻點到為止;蘇芬為愛情放棄律師職業,換來了丈夫的背叛和婚外生子,當她進入關杰的心靈之后,卻受到了許多外在因素,也包括自己內在因素的多重干撓,一往情深,馳載風景,卻不能身心直達。勞娜內心住滿了小女孩的天真任性,一顆蘿莉心情,十分惹人憐愛,以為美國男友移情別戀,卻不知病逝他鄉,遭受情感打擊后漸漸冷卻的心,又意外地接通了來自法官徐建的心靈暖流,春水融冰,春瀾再起。這三組愛情各有個的情況,各有各的特點,但提煉出來都是“愛離別、求不得、好合終”的“環形結構”。作者不僅刻意地將開始、過程、結果間隔開來,而且把謎面到謎底的距離拉得很長,在其中不停地填充進橫波回瀾、云煙四起,使得悠悠歲月變成了一座座列嶼,或高或低,載浮載沉,粗獷的感情描寫,變成了細膩的情感透視,365里路,漫漫征途,一步一個腳印地走了過來,由遠及近,由外而內,由形入神,充分彰顯內斂寫意的精神氣質,堅決貫徹循循善誘的審美喜好。婷婷血液匹配的造血干細胞的捐獻者就是蘇芬,但她不愿用這個作為籌碼來逼關杰就范,她希望投入的是愛情不是同情或感激的懷抱,她所需要的愛情應該是超越于功利之上詩意感覺,“我向你飛,溫柔的墜”,她特別享受那種月輪滿圓的夜晚,每一片月光都值得品味和收藏。這不禁讓我們想起了19世紀浪漫主義詩人荷爾德寫下的不朽詩句:“人充滿勞績,但還詩意地棲居在大地上”,正是因為人間確實存在這種純真摯情,才會有詩情畫意如實地縈繞在花前月下,這里沒有投桃報李,沒有沽名釣譽,沒有等價交換,有的只是平等、博大和美,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事實上作為律師題材,每個案件都會伴隨著迷霧重重尋找光明,這樣的情節結構本身就是抽絲剝繭,讓我們看到了一路過來不斷刷新的風景,甚至是無限風光在險峰。許多突如其來的變化和猝不及防的事情,或許是不知出處的野蠻生長,更應該得力于作者有意為之的推波助瀾,形成了那種波浪相逐的懸念跌宕,神采奪目,美輪美奐,不知其起,不知其落,因而構成劇情發展的持續和持久的吸引力。一是“隱身”原則。律師面對的案件事實,總是先有結果后又原因,實情客觀存在,藝術鼓勵發現,就必須通過一番喬裝改扮,保持真相的隱秘性。何麗珍做生意急需一筆周轉資金,采用假買房真貸款的形式,與常富貴簽訂了一份虛假的房屋買賣合同,把房屋過戶到他名下,以他購房的名義從銀行貸款50萬,本金和利息全由何麗珍按銀行約定清償。但問題是房屋拆遷,獲得補償款286萬元,找到常富貴,他說全賭輸了,更絕的是,恰在這時他與花枝俏辦理了協議離婚。花枝俏剛接手一家別人轉讓的超市,據說260萬元錢是從遠房親戚趙正剛借來的,借條和打款的證明都有,也就是說她的錢與常富貴一毛錢關系沒有。問題是趙正剛既是花枝俏的債權人,又是花枝俏與出賣人轉讓超市協議的見證人,不是利令智昏,就是情令知昏,他說與老婆離婚后就與花枝俏在一起了,這下可激怒了常富貴,他承認自己和花枝俏辦的是假離婚,但不承認拿了房屋拆遷補償款,關杰出示視頻證據,充分證明他提取了260萬,存到趙正剛的戶頭上,然后又通過趙正剛,轉到花枝俏的名下,經過如此這般的“山路十八彎” ,事事相連,環環相扣,一路風塵,讓人真相難覓,直到最后才水落石出,款歸原主。二是“虛焦”原則。代理案件有時確實不能很快作出精準判斷,作者便順水推舟,隨波蕩漾,干脆開始讓事實的焦點虛一虛,經過山重水復之后,再逐步對準焦距,拍出原貌的清晰圖像。方儀肩膀被樓上掉下的花盆砸傷,一時找不到加害人,她便把所有的21家人全部告上法庭。這肯定會引起眾人的不滿,矛盾突然就變得錯綜復雜了起來,代理律師勞娜解釋說,法律就這么規定的,這叫加害人推定法,在實際加害人難以確定的時候,就讓那些可能成為加害人的,也就是這21家使用人要予以補償。后來經過逐一排查,基本鎖定其中一戶人家的女主人林鳳患,她患有典型嫉妒性妄想癥,胡亂猜想方儀喜歡上了自己的丈夫胡英俊,推下花盆以示教訓。涉及到賠償問題,作者再次虛焦,虛晃一槍,讓雙方繼續開始博弈:胡英俊提出的方案是12萬,十級傷殘賠償金6.2萬元,并說如在刑庭判決不會得到支持,勞娜認為不是12萬,應該是20萬,他們各執己見,爭持不下,后來經過協商,雙方達成共識,簽訂協議,最終有效地維護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三是“替代”原則。開始是假的替代真的,最后肯定是真的替代假的,通過以假亂真,達到以真逐假。金達的前妻翁琳起訴夢潔侵犯了自己丈夫的著作權,開始覺得言之有理,但隨著案件的進展,我們顛覆了自己的認知,事實上夢潔是金達現任妻子,根本不存在侵犯知識產權的問題,即使提起訴訟,翁琳也不是適格的主體,因為她早就與金達離婚,長篇小說《忘情天》的創作并在他們婚姻的存續期間,而是夢潔和金達以他們愛情的經歷共同創作的作品,他們才是這部原創作品著作權的全部擁有者!
  需要說明的是,電視劇本的創作奠基于視覺思維,內心視像必須非常飽滿,要看得見,聽得清,摸得著,作者好像深諳其中三昧,非常熟練地把這些文字符號轉化為視覺暗示,并行之有效地提供了象征意味的造型標識和流轉時空的視覺安排,文字之明白,畫面之明晰,色彩之明確,都是嘔心瀝血才有的那種力透紙背后生發出來的影像詮釋。真誠期望很快搬上屏幕,讓電視觀眾盡早領略它的厚重和精彩、蒼茫與力量,并獲得更多心馳神往的法律洗禮和法治穎悟!

關閉本頁面>>

11选5胆拖复式价格表